快捷搜索:  

驾驶舱文明,为什么喜怒无常?

原创 顾世敏 航空之家
前不久,网上一段流传已久的视频再次成为热门。这段视频很短,只有15秒钟,反映的是一位飞行学员正在学习飞行,坐在他右侧的教员,也就是俗称“师父”的那一位,持续和猛烈肘击学员,吆喝说,谁让你做这个动作?谁让你加油门?其间夹杂各种脏话。
这个视频每次被拉出来,都会引来一大堆小飞的痛苦回忆。这一次也不例外,跟帖踊跃。一位飞行员还写了短文,题目就是《我被打》。作者写道,在航校的时间充满了快乐和对未来的憧憬,直到第一次飞行。“那一天晴天,虽然第一次飞,各种动作做得很熟练。直到后来,遇到了一个材料上没有讲到的知识点,师父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,开始吼叫起来,扭过头去看了一下窗外,再看回来的时候,就扇了我一巴掌,而后不断辱骂和殴打,直到嘴角开始渗血。”作者说,就这样,第一次飞行教学,什么都没有学到,短短55分钟,被扇了30个耳光,挨了3下拳头。而那天结束后,他看到好多学生的脸是肿的。
飞行是一门手艺,因人施教是教学基本功,无需多评。飞行更是人命关天,师父恨铁不成钢,心情可以理解;作为教员,也不喜欢拳脚相加。根据学员反映,师父往往突然爆发,之前没有征兆,所以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,到底做错了什么?虽然已经毕业,仍然在头脑中萦回,在半夜中惊醒,甚至终生如影随形。
如果我们后退一步,跳出驾驶舱观察,就可以发现,无端发怒,是一种社会现象。就是文质彬彬的大学教授,坐进汽车驾驶舱,也会把车开得像疯子一样。早期研究认为,就像其他动物,进入陌生环境后,人类首先感到不安。人类行为在大自然环境进化,长达20万年;相比之下,现代工业社会不到200年,难以改变基因。但是技术在高速发展,活动环境完全脱离了大自然,从驾驶舱到办公室,人的内心总有小鬼鼓噪,要求回归野性。
泰勒系统性地观察了这种人类秉性,制定标准程序,把操作者训练成现代企业员工,符合工厂节奏。这种思想不断发展,通过制定和完善行为标准,识别和剔除那些看起来永远不合拍的人,泰勒由此成为欧美科学管理理论的奠基人。
随着技术的进步,工业成为更庞大的复杂系统,工作的定义也在不断更新,推动着场景与意识交互研究不断深入。神经学家罗杰发现,人类大脑左右两个半体需要紧密联结,这种联结的载体称为胼胝体,这是一种有髓神经纤维束,高达2万条,如果发生某种形式的意外,就会出现不可理喻的行为。这种发现使他获得了诺贝尔奖。
当然,只是发现联结的物理基础还不足以得奖。还需要知道,这种意外联结的因素什么?罗杰的研究证明,这种意外对应着内在意识,一种预想,称为偏好。偏好用来做什么?用来证明选择的正确性。由此,罗杰成为神经生物学和神经心理学的双料佼佼者。人类依赖自己的偏好生存,而不是理性,这是写在DNA里的本能。可以用这个道理解释,为什么一旦交通参与者的行为没有符合自己的偏好,一介书生也会怒不可遏。不幸的是,业界浸润于牛顿定律,热衷于制定更多的规则,还是艺术家给予了更多探索和表达,比如《老友记》中的钱德勒,以喜怒无常被观众追捧。如果说只是编剧的成功,那么再看看《欲望城市》,4位现代女性把这种无端表现得淋漓尽致。这些美国本土剧在上世纪90年代起步,至今兴盛不衰,粉丝不分国家和民族。简单地批评为文化渗透很容易,解读这种时代穿透性和人类进化密码,还需要业界更多努力。
师父对学员行为有一个意识上的偏好,这是师父自己的预期,并非基于学员的事实。更重要的是,偏好不是孤品,它的伴侣叫做失望。无论是驾驶舱的操作,还是茶水间的八卦,我们总在沟通,核心是理解,目的是联结。一旦发现不能联结,打心底产生一种急迫,当这种情景发生在社会层级的悬殊上,比如说师父与学员,比如说由汽车保护的开车者,这种野性很容易爆发,作为一种暴力美学宣泄,被害者越惊悸,施加者越兴奋。因为失望而意外,因为意外而愤怒,因此造成飞行事件。无论是驾驶舱自动化,还是坐在驾驶舱里的人,这种愤怒现象很普遍。要应对这种愤怒,就不能把失望当作负面和贬义。必须认识到,失望是一种正常的心理状态,一种生存下去的基本条件。
早在2400年前,柏拉图在《理想国》这一著作里描述说:人们躲进洞穴里,还对告知外界真相的人拳打脚踢。所以,归根到底,引起愤怒的本质是,不是机器或者人员表现不安全,而是愤怒者自身的预设不安全。
愤怒者只有敢于消除预设,走进外部世界,迎接不确定性,在风险中磨练生存技能,才能处事不惊,过上充实的生活。
原标题:《驾驶舱文明,为什么喜怒无常?》
阅读原文
湃客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398人留言! 共有:398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张美 说: 来生还做中国人
张易扬 说: 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
王祥业 说: 祖国强大,人民幸福
张淳雅 说: 这说的有道理啊
王鸿哲 说: 不失为富家翁!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